【snmt中心】晚间剧场

每一张座椅上都是个心怀鬼胎的个体,趁着嘈杂的公用黑暗想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荧幕的光亮只能照着鼻梁和眉骨的凸起,眼睫下深灰浅灰的阴翳谁也别想看清。焦糖爆米花、絮语和人类体温烘热的空气组成了影厅,亮着的荧幕和环绕式音响倒像是局外人,丝毫入不了看客的心。


 矶井实光有时候会在影片放映的时候睡着,他坦言是人造的悲欢离合实属无趣,还不如三流报纸上的花边板块来得快而辛辣。于是心安理得地睡上个把小时,醒来时眼圈发红,发辫也毛毛糙糙地膨起来,好像凭空穿越到两个小时之后而无所觉。但毋论是影院还是家里,他几乎都会在放映到一半之后睡着。


 “精致的奶油蛋糕,不要蛋糕。”他这么嘲讽道,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