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郊遗事

司马懿顶着个大黑眼圈爬起来,才五点多。日光惨惨淡淡,吝啬地只给早醒的人投一片白影子,从窗帘里透出一条细细的白。

老曹薨了,今天大家不用干活,他只想睡饱觉,奈何脑子不给他机会,醒得比平时还早。 


他拉开窗帘看看,过早的天空之下是彻底安全的寂静,无需担心任何窥探或僭越。再多的波澜要等到发丧之后再谈。

他在床尾坐了一会儿,老曹昨天走得急,谁也没料到。昨天一直忙到夜里两点,多少累过头了,情感上和生理上的都是如此。


他回头看看曹丕,眼睛还没适应雾蒙蒙的光线,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曹丕睡得稳,没有要醒的意思,裹着被窝,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草窝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