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mt中心】晚间剧场

每一张座椅上都是个心怀鬼胎的个体,趁着嘈杂的公用黑暗想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荧幕的光亮只能照着鼻梁和眉骨的凸起,眼睫下深灰浅灰的阴翳谁也别想看清。焦糖爆米花、絮语和人类体温烘热的空气组成了影厅,亮着的荧幕和环绕式音响倒像是局外人,丝毫入不了看客的心。


 矶井实光有时候会在影片放映的时候睡着,他坦言是人造的悲欢离合实属无趣,还不如三流报纸上的花边板块来得快而辛辣。于是心安理得地睡上个把小时,醒来时眼圈发红,发辫也毛毛糙糙地膨起来,好像凭空穿越到两个小时之后而无所觉。但毋论是影院还是家里,他几乎都会在放映到一半之后睡着。


 “精致的奶油蛋糕,不要蛋糕。”他这么嘲讽道,仅指那些情节。好像这般言语能把奶油刺碎一样。

而白色奶油单纯而自始至终的黏腻,雪白而忠贞的甜,表里如一的人造甜蜜。矶井实光抹了一团奶油在手上捻了捻,然后放进嘴里感受黏着在舌头上的甜味。


 无涉甜点师的动机和顾客买单时的诫命,就只是普通的甜香味而已。

试问又有哪一件事情到临了不是无涉动机的,发展成了每一个参与者都始料不及的样子。他又拿出了无用的早年的职业习惯,假象地把自己和谈话方放置在情境之中,进行几场逢场作戏的感激和尴尬。


 上天从不会屑于降下长久而阴郁的苦痛,只有突然袭来的变数,悄无声息地降临,在一个突然的清晨扼住他喉咙,把他掐死,把所有人都掐死。长久的苦痛都是自我的选择。或者说是,你本能选择结束这种苦痛。

但都没有用,到临了的时候,总有什么被消耗掉了。或许是运气,或许是感情,人人都说这没有什么不自然的。这些被消耗的恰巧某些最经不起捉摸,最不堪考验的。你不能去相信这种会随时消失的东西,你把很多东西放在上面,下那么多赌注,说没有就没有了,可“这没有什么不自然的”。 


没有什么只开始不结束。以前觉得一辈子都不会弄丢的东西,最后也毫不心疼地丢弃了。亲情,爱情,友情,都会慢慢失去,有的自然而然,有的姿势难看。但一直以来,始终如此。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