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

兄妹亲情向,李云睿中心

有一点点单箭头

200fo点梗,写点两个人小时候的故事

 

灵感来源:

《青玉案》

落红吹满沙头路。似总为、春将去。花落花开春几度。

多情惟有,画梁双燕,知道春归处。

镜中冉冉韶华暮。欲写幽怀恨无句。九十花期能几许。

一卮芳酒,一襟清泪,寂寞西窗雨。

 

 

———

晚秋里后半夜,世子来叩她房门,手里一豆灯火晃晃悠悠,李云睿摸摸索索爬起来,被那盏灯晃得眼睛刺痒。

世子身上挎着篓子和一堆工具,留着一个隐隐绰绰的剪影。“你说打得着吗?”“打得着,那鱼海了去了。听说有这么长。可不,晾干了还有好几斤呢。”

世子比划着,手里的光焰一抖一抖。

 

门一开,凉得紧,李云睿撇撇嘴,皮袄一裹合上门扉,毛绒绒严实实,好像小绵羊立着走,利索的跟着哥哥出去了。

日出前最是寒冷,凉气一下就麻了头皮,世子给妹妹捂上帽子,寒风一来,自己一张脸没有知觉。一吸气,肺头子冰得疼。

“真冷。”李云睿赶上去牵着兄长的手,“你看这罪受的。”

 

兄妹两人都清楚,不是为了吃鱼,是为了玩儿。府里管得严,少有能在外独处的机会。只好天亮前出去,在丫鬟仆人进来服侍之前回来。

郊外冻得黑黑的,天地黑得冷,没有一颗星星不哆嗦。李云睿就低头跟着哥哥的步子走着,不看星星,省得心里冷。

 

拐到偏门,牵了匹马,李云睿被世子抱着坐在前边。

骑马走着挺平的道儿,平时里马车却跑得上上下下。李云睿好奇,却也没开口问。寒风吹着冷,身后哥哥抱着,牵着缰绳,却也觉得不冷了。

 

女孩儿没怎么见过马背上的光景,一路跑一路看,到了一处湖泊,不知怎么就和水接上了。

黑色的草地上晕着雾气,看不远,湖面黑黢黢看不真切。世子先跳下马来,接住了妹妹。李云睿脚落到地上,一阵钝痛,刚刚已吹得没了知觉,在地上跺着跳着。

马没地方栓,好在是家里的老马,不会跑。两人就任了它在草地上遛弯儿吃草。

一抬头,天色鱼肚白,转眼前还黑着呢。

 

湖面比天亮着几成,还没结冰。世子拎出酒壶来了,问她,“冷吗?”

李云睿搓着小手,跺跺脚,“冷。”

她哥带着笑灌了口酒,“要不要喝?”聪慧如她,一听兄长这般言语,也猜到了八九分,“喝!”

她呷饮一小口,吐吐舌头,“不好喝。”世子接过去再饮一口,然后收进马背上鞍囊。

天一截比一截亮。湖纹丝不动。

 

俩小孩勉勉强强拢了堆火,边上烧着些草叶,呲呲冒起青烟,伸出手暖暖,手心翻手背得烤着,手心暖和了再往脸上捂,李云睿搓搓脸颊,感觉自己好像没鼻子。

 

世子甩了大羊皮袄,缩头缩脑地解袄扣子。袄子厚重,不方便。脱了鞋、卷了裤腿儿就往水里去,水一圈儿一圈儿顺腿凉上来。“哥,”他走进过膝的水,设了鱼篓和饵食,“要是冷就上来!”她哥嗯嗯啊啊地应着,手里一点儿没停。

 

横竖折腾了有一刻钟,世子赤着脚走上来了,咧着嘴笑开了却是冻得不轻。李云睿给他裹上皮袄,捂他的手,手都搓烫了,指尖还冰凉。

 

世子摸来酒壶喝着,和妹妹靠在火边坐着,木柴劈劈啪啪响着,照亮一小片地面。李云睿把半热的小手往她哥领子里一伸,世子一下子跳起来,看着小女孩咧着嘴笑。

 

李云睿拿着根狗尾巴草在火上燎着玩儿,烧断了一根再换另一根。东方山头上现出一点红晕,带着光和暖意,她悄悄地说,湖确实比天亮。

 

星星都退下去了,留下半残的下弦月和渗出血来的天空。周遭静得人发抖,她心跳得咚咚的,好像能听到哥哥的心跳。世子解了袄子,下湖去拎鱼篓,一蹦一跳一边吆喝,水还是凉。

 

世子背着光,面庞黑着,身子也黑着,大抵还露着笑,手里提着鱼篓。

李云睿看着远处湖面上的剪影,兄长吝啬地只给她留下一个轮廓。

到底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想起来都觉着凉薄。

 

———

日落之后李云睿唤人进来关了窗,又屏退下人。她许久没赏过夜,无意间留意天穹一眼,却是漫天的星辰。

 

她披着披风回了里屋,不看星星,省得心里冷。

 

 

 
评论(4)
热度(6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