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隋

每天更文五千字,快乐人生两百年。

【曹郭】局外人

汇总 一发完

- 奇怪的AU
同时想写两种AU又懒得开坑的人
- 可能引起蜀吴粉不适
- 一发完 缓更番外和车

------
-楔子

郭嘉又梦到了那个人。已经是过去几个月中的第无数次。

先前他以为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那段历史曾在他的脑海中经久而挥之不去。

在梦里,他像一个鬼魂一样附在一千八百年前那个年轻的军师祭酒身上,借他的五感,从他的眼眸中偷窥一千八百年前的世界。

恍惚间仿佛是自己亲历,梦中的青年仿佛就是自己,举手头足间如此相似,只是自己还远不及他的意气风发,顾盼神飞。

这个梦太长,
长到他忘记了最初的来路。

随着他一路走来,梦境却彻底静止了。


几月以来,只要他迷迷糊糊阖上眼,故军祭酒的所见便会随之铺呈开来。

他不得不承认,他可能有些上瘾。
当尘封的历史在你眼前鲜活起来的时候,那种突然迸发出的感慨与激荡,大概就是成瘾的原因。

-

虚弱的军师祭酒裹着毡子,倚在军帐中的榻上,长发披散着,手里抬着黑糊糊的药-----手也同样消瘦地不成样子。
他能感受到祭酒时日不多了,他几乎是在用不到半个肺在呼吸,咳嗽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每次都差点能要了他的命,偶尔会有殷红的血从指缝中滴下来。

新雪被踩踏的细碎声音,由远及近,并不年轻的曹操走进了军帐。
掀起毡帘的一瞬间郭嘉颤抖了一下。

也许是冷的吧,他想。

祭酒抬起头,笑着看向他的主公。

暮年的英雄喂他喝完了药。他顺从地慢慢喝完,没有像往常一样自己悄悄倒掉。

他笑着给他送行,“主公啊,记得早点回来请我喝酒。”
声音沙哑,每说一句话,胸腔里都会有沉闷的气流声。

他的主公却没有更多的留恋,把药碗递给侍从后毅然离开了。

之后便是长久的咳嗽。
之后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

-

他醒来之后,心里仿佛失掉了什么。

他呆坐了好一会儿,他知道这个故事迟早结束,却没想到结局来的这么早。

自己明明与他们无关。
胸口却像堵着一般,
自己还从来没有这么多愁善感。



--

郭嘉站在街角,喝着自贩机里的咖啡,正月的冷风直往围巾里钻,卷起的散雪拍在他的大衣上。
他无法入睡。


几周以来,他迷迷糊糊阖上眼,眼前就是了无生气的柳城。
满城白幡风动,城外冻雪未融,细瘦的野草从城砖缝里抻出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只余柳城伫在旷野上。萧索孤寂。这快要成了他的梦魇。
等到再睁眼时,又是一身的冷汗,天已经大亮。

他不甘心,他不甘故事就永远随着祭酒的离开而永远停滞。

却又无法改变过去的事实,只能夜复一夜承受着梦魇的折磨。


在图书馆几个通宵之后,郭嘉顶着一头乱发,眼圈乌青面色无华地出来散步。
可眼前萧条的夜半小城和化不去的雪,依稀间朦朦胧胧地重合了梦境中的柳城。

郭嘉的头逾发疼起来,扶着墙在路边干呕。
直起身的一瞬,眼前一黑,多日的低血糖又卷土重来。左手扶空,滑坐在地上。

他不再是祭酒身体中的鬼魂,这次,他看到的是自己。

-

刚买完咖啡,郭嘉顺手拉开拉环,回头时却看见有人,占了他的位置,在街角抽烟。
有些远,加上头晕,他看不清那人的脸。
他猛灌了一口,准备回去继续通宵,却被叫住了名字。
“郭嘉。”
何其熟悉。只是更加年轻,少了些老成和沧桑。

应声回过头去,却像编排好的一般行云流水。“曹公。”
郭嘉三两步赶上去,与他并肩走在街上,谈天论地,时而爆发出一阵欢畅的笑声。
渐行渐远。

郭嘉不再能听清他们说了什么,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渐渐模糊远去。

他庆幸柳城终于不再出现在梦中,祭酒不辞而别的失落仿佛也被填补起来,却又开始羡艳两人的默契与投合。

自己只是孤身一人。
只不过是恰好有了这样一个名讳而已。
不过是这个故事里的一个观众,一个局外人。

-

许久,郭嘉悠悠转醒,缓缓挣扎着站起身,脱力和酸软的感觉依然难以摆脱。
衣摆被融雪沾湿,脸颊发烫,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烧了。

他自嘲道,心头郁结解开之后,仿佛连夜路都明亮了许多。他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也许还要请假看病。

路仿佛越走越长,脚步也越来越虚浮,心中充斥的释然和突然解脱的精神负担反而让他没有了撑下去的理由。
他早在几天前就被梦魇耗干了。

迷迷糊糊走到药店,开门时扑面的热气扑面而来,极冷与极热的交替间,又加重了他的头痛,像一把尖锥刺来,耳边忽得静了,似乎能听见自己关节里的摩擦声。

郭嘉第二次跪倒了下去。

不同的是,这次有人扶住了他。
“我才等到你来,别又给老子挂了,给我撑住了!!”

郭嘉一个激灵又清明过来,他恍惚间以为自己又活在梦里。却被那人圈住腰抱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是?!!”
“是我。”
郭嘉惊愕间被呛得咳嗽起来。

比原先梦中年轻的多的脸出现在眼前,郭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眶中饱孕的泪水几乎将要流下。

没有束发和须髯,没有斑白的两鬓,没有眉间的沟壑,只有正值青年的英雄。
比梦中人明晰得多,也近的多。

时间尚早,一切都还来得及。

曹操把郭嘉架起来,郭嘉虚浮无力地随他走着,“有话回家说。”

“我不会还在梦里吧。”
“你绝对想象不出我会这么帅。”
“我曾经梦到过。”
“这也是我告诉你将要梦的。”
“......抱歉,我想不起来。”
“时间还早,我们还有二十年,你慢慢想。”


--

他早已不再梦到柳城。

-

一半是江水,一半是夜空;一半是星月,一半是火光。

江的对岸火光冲天。
曹操横握大楫,迎风而立,面前是他的船只和军队。一面是火光熠熠,一面是月光隐晦。

郭嘉站在他身后,裹在大氅里,霎时觉得面前的人俨然成了一尊英雄的雕塑,猩红的战袍随风飘扬。
壮志凌云,意气风发。

他想,若是自己能看到面前人的眼睛,其中一定有火苗跃动-----将要燎原的火。

-

“我又梦到你了。我们打赢了赤壁之战。”
“也许会吧,如果我们早遇到十年。”
“太祖抚掌而笑,曰,善。”
“现在不是早了十年吗,路还很长。”

--

来日方长。
这次他是故事里的人


END
-------
把之前的汇总了
明天走番外和pwp
记得留梗 什么play都可以

今晚大概会有一个嘉诩嘉的短篇

我爱你们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