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世界论者

是稿。ogt中心


*题目和个别句子取自《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背后世界论者一节和还乡一节


-


这高山正是一切幸福的来由和开端。


-


尾形百之助离开这里。

炫目的白光好像铁灾下的雪原。他只听战场上的老人们说过铁灾,是真正的雪的灾祸。

他没有再问的机会,那些真正见过铁灾的老人们都在战争里死了。只留给他一个线头,等他去拽出它们的全貌。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幻境还是现实,面前白茫茫的天与地。

那些在椽梁和高丽纸糊窗格间飘荡的魂灵已经住了口,魂灵隅居在白蚁蛀出的孔洞里,并将永远占据那里,将比任何主客都在那里永...

右派女同


*陈是60年代自设


-

我是见到陈卿芝之后才知道她改了名字的,改成了陈红旗。

若非放在这里,红旗也是个无关政治的优美意象。我笑她,整个生产队里叫一声红旗能抓一把出来,不论男女。

陈卿芝就笑,说,这才对嘛,要让他们记不得我才好。笑的时候嘴唇裂开一个个口子,渗血。


她对着风笑,青海的风和北京不一样,和南方更不一样。我说不上来,不过这风是不会让人伤春悲秋的。

风不会听琴,也不会为卿芝的苦笑流泪。


我记得以前是什么样子,她在熄灯之后和我在礼堂里牵手,我拉琴的手茧子太多,不像学生,她抓着又捏又亲,说她特别喜欢。...

东西都删光了,坟就别挖了

西郊遗事

司马懿顶着个大黑眼圈爬起来,才五点多。日光惨惨淡淡,吝啬地只给早醒的人投一片白影子,从窗帘里透出一条细细的白。

老曹薨了,今天大家不用干活,他只想睡饱觉,奈何脑子不给他机会,醒得比平时还早。 


他拉开窗帘看看,过早的天空之下是彻底安全的寂静,无需担心任何窥探或僭越。再多的波澜要等到发丧之后再谈。

他在床尾坐了一会儿,老曹昨天走得急,谁也没料到。昨天一直忙到夜里两点,多少累过头了,情感上和生理上的都是如此。


他回头看看曹丕,眼睛还没适应雾蒙蒙的光线,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曹丕睡得稳,没有要醒的意思,裹着被窝,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草窝脑袋。...


不要挖坟,不要挖坟

看文或者直接要文包都可以扩我tx

小窗+

颓垣败井..。


 @曰个十百千万 太太太太太太神了,悄悄给太太写的_(:зゝ∠)_

趁机表白太太(/////)

陈隋的遗骸,这边只存旧文和寄居隅相关了


@卿虽乘车 这是新号

微博:陈隋人

-

欢迎扩列,欢迎唠嗑

神秘门牌号:二九三三八二五八七五

不要把我拉进几百人的大群就行。。

亲友群也别拉我( ´•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