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巘而行。

柳城雪已晴 病中人未醒
杜康香已尽 建安夜未明

三国机密上映后
我圈会迎来热度新高
的吧......
...
...
圈冷【躺

【曹郭】局外人

汇总 一发完

- 奇怪的AU
同时想写两种AU又懒得开坑的人
- 可能引起蜀吴粉不适
- 一发完 缓更番外和车

------
-楔子

郭嘉又梦到了那个人。已经是过去几个月中的第无数次。

先前他以为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那段历史曾在他的脑海中经久而挥之不去。

在梦里,他像一个鬼魂一样附在一千八百年前那个年轻的军师祭酒身上,借他的五感,从他的眼眸中偷窥一千八百年前的世界。

恍惚间仿佛是自己亲历,梦中的青年仿佛就是自己,举手头足间如此相似,只是自己还远不及他的意气风发,顾盼神飞。

这个梦太长,
长到他忘记了最初的来路。

随着他一路走来,梦境却彻底静止了。


几月以来,只要他迷迷糊糊阖上眼,故军祭酒的所见便会随之铺呈开来。

他不得不承认,他可能有些上瘾。
当尘封的历史在你眼前鲜活起来的时候,那种突然迸发出的感慨与激荡,大概就是成瘾的原因。

-

虚弱的军师祭酒裹着毡子,倚在军帐中的榻上,长发披散着,手里抬着黑糊糊的药-----手也同样消瘦地不成样子。
他能感受到祭酒时日不多了,他几乎是在用不到半个肺在呼吸,咳嗽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每次都差点能要了他的命,偶尔会有殷红的血从指缝中滴下来。

新雪被踩踏的细碎声音,由远及近,并不年轻的曹操走进了军帐。
掀起毡帘的一瞬间郭嘉颤抖了一下。

也许是冷的吧,他想。

祭酒抬起头,笑着看向他的主公。

暮年的英雄喂他喝完了药。他顺从地慢慢喝完,没有像往常一样自己悄悄倒掉。

他笑着给他送行,“主公啊,记得早点回来请我喝酒。”
声音沙哑,每说一句话,胸腔里都会有沉闷的气流声。

他的主公却没有更多的留恋,把药碗递给侍从后毅然离开了。

之后便是长久的咳嗽。
之后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

-

他醒来之后,心里仿佛失掉了什么。

他呆坐了好一会儿,他知道这个故事迟早结束,却没想到结局来的这么早。

自己明明与他们无关。
胸口却像堵着一般,
自己还从来没有这么多愁善感。



--

郭嘉站在街角,喝着自贩机里的咖啡,正月的冷风直往围巾里钻,卷起的散雪拍在他的大衣上。
他无法入睡。


几周以来,他迷迷糊糊阖上眼,眼前就是了无生气的柳城。
满城白幡风动,城外冻雪未融,细瘦的野草从城砖缝里抻出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只余柳城伫在旷野上。萧索孤寂。这快要成了他的梦魇。
等到再睁眼时,又是一身的冷汗,天已经大亮。

他不甘心,他不甘故事就永远随着祭酒的离开而永远停滞。

却又无法改变过去的事实,只能夜复一夜承受着梦魇的折磨。


在图书馆几个通宵之后,郭嘉顶着一头乱发,眼圈乌青面色无华地出来散步。
可眼前萧条的夜半小城和化不去的雪,依稀间朦朦胧胧地重合了梦境中的柳城。

郭嘉的头逾发疼起来,扶着墙在路边干呕。
直起身的一瞬,眼前一黑,多日的低血糖又卷土重来。左手扶空,滑坐在地上。

他不再是祭酒身体中的鬼魂,这次,他看到的是自己。

-

刚买完咖啡,郭嘉顺手拉开拉环,回头时却看见有人,占了他的位置,在街角抽烟。
有些远,加上头晕,他看不清那人的脸。
他猛灌了一口,准备回去继续通宵,却被叫住了名字。
“郭嘉。”
何其熟悉。只是更加年轻,少了些老成和沧桑。

应声回过头去,却像编排好的一般行云流水。“曹公。”
郭嘉三两步赶上去,与他并肩走在街上,谈天论地,时而爆发出一阵欢畅的笑声。
渐行渐远。

郭嘉不再能听清他们说了什么,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渐渐模糊远去。

他庆幸柳城终于不再出现在梦中,祭酒不辞而别的失落仿佛也被填补起来,却又开始羡艳两人的默契与投合。

自己只是孤身一人。
只不过是恰好有了这样一个名讳而已。
不过是这个故事里的一个观众,一个局外人。

-

许久,郭嘉悠悠转醒,缓缓挣扎着站起身,脱力和酸软的感觉依然难以摆脱。
衣摆被融雪沾湿,脸颊发烫,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烧了。

他自嘲道,心头郁结解开之后,仿佛连夜路都明亮了许多。他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也许还要请假看病。

路仿佛越走越长,脚步也越来越虚浮,心中充斥的释然和突然解脱的精神负担反而让他没有了撑下去的理由。
他早在几天前就被梦魇耗干了。

迷迷糊糊走到药店,开门时扑面的热气扑面而来,极冷与极热的交替间,又加重了他的头痛,像一把尖锥刺来,耳边忽得静了,似乎能听见自己关节里的摩擦声。

郭嘉第二次跪倒了下去。

不同的是,这次有人扶住了他。
“我才等到你来,别又给老子挂了,给我撑住了!!”

郭嘉一个激灵又清明过来,他恍惚间以为自己又活在梦里。却被那人圈住腰抱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是?!!”
“是我。”
郭嘉惊愕间被呛得咳嗽起来。

比原先梦中年轻的多的脸出现在眼前,郭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眶中饱孕的泪水几乎将要流下。

没有束发和须髯,没有斑白的两鬓,没有眉间的沟壑,只有正值青年的英雄。
比梦中人明晰得多,也近的多。

时间尚早,一切都还来得及。

曹操把郭嘉架起来,郭嘉虚浮无力地随他走着,“有话回家说。”

“我不会还在梦里吧。”
“你绝对想象不出我会这么帅。”
“我曾经梦到过。”
“这也是我告诉你将要梦的。”
“......抱歉,我想不起来。”
“时间还早,我们还有二十年,你慢慢想。”


--

他早已不再梦到柳城。

-

一半是江水,一半是夜空;一半是星月,一半是火光。

江的对岸火光冲天。
曹操横握大楫,迎风而立,面前是他的船只和军队。一面是火光熠熠,一面是月光隐晦。

郭嘉站在他身后,裹在大氅里,霎时觉得面前的人俨然成了一尊英雄的雕塑,猩红的战袍随风飘扬。
壮志凌云,意气风发。

他想,若是自己能看到面前人的眼睛,其中一定有火苗跃动-----将要燎原的火。

-

“我又梦到你了。我们打赢了赤壁之战。”
“也许会吧,如果我们早遇到十年。”
“太祖抚掌而笑,曰,善。”
“现在不是早了十年吗,路还很长。”

--

来日方长。
这次他是故事里的人


END
-------
把之前的汇总了
明天走番外和pwp
记得留梗 什么play都可以

今晚大概会有一个嘉诩嘉的短篇

我爱你们


伪 · 七夕贺文】 【给曹老板盖被子的正确方式】

-
-
-
自从建安十二年的冷冬,那个姓郭的军祭酒病终柳城之后,就没有人给曹公盖被子了。曹老板,好梦中杀人。

祭酒先生不辞而别,居然把给曹公盖被子的方法连着他的酒一起带着入了土。

1
曹魏军中一直有一个传说,是说只有郭祭酒能给老板盖被子,盖完还能安然无恙完完整整地走出来。
不过一盖经常就是一夜。第二天就看见祭酒先生扶着腰顶着大黑眼圈从老板的军帐里出来。
至于是个什么盖法,一般有两种想法。一种是正直地想,老板不小心被打扰,然后祭酒先生和老板秉烛夜谈分析天下大势直到东方既白。而另外一种猥琐的想,不过也就是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进进出出那点事儿而已。

2
而结果是现在老板除了在梦里喊祭酒先生,还隔几天就染一次风寒,大概就是晚上睡觉没有被子的缘故。

3
子桓曾经专门找了一天晚上,想要给他父亲盖被子,顺便刷刷自己的好感度。结果刚刚走到榻边,刀就擦着鬓角飞过去,差点当场被结果在那里。

4
子桓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父亲要早早的让自己练武了。如果不是当初父亲督促自己骑射习武,恐怕连这一刀都躲不过。
仲达差点就要守寡了。

5
“仲达啊,到底怎么给我父亲盖被子呀。”
“子桓不如去问问荀令君,我也很想知道。”
其实司马懿想说的是,“你只想给你爹盖被子,怎么从没想过给我盖盖被子???”蚂蚁心里苦。


6
“一般都是奉孝去,我还真不知道。他也挺辛苦的,以前天天惦记着明公。”
“我想去给曹公盖被子。”
“.......仲达……是子桓不能满足你了还是春花又家暴你了,别想不开啊……”

7
司马谢过荀令离开了尚书台,寻思着怎么给老板盖个被子就辛苦了,却正好遇到来给令君探班的文远。
【面面相觑.jpg】
看来辽神不止能解决小儿夜啼。还能解决大龄妇男日常生理需求。

8
这天晚上司马懿真的去了。是被曹子桓逼着去的。如果他不去,未来一周他只能躺在床上并且还没人给他盖被子。


9
曹公像意料中一样,被子歪斜在一边。
在心中默念二十遍曹子桓你个苟比之后,掀开了榻边的帷帐。

10
没想到的是司马懿居然活着出来了。

11
子桓像见了鬼一样看着他,
“先生怎么回来了?!”“你就这么想我死?”“不是不是,是学生佩服先生技艺高超。”

12
“先生还好吧?”
“差点。”

13
所以之后某村妇给仲达送女装的时候,他如此冷静。

14
第二天上朝,荀令称身体不适缺席。

15
“文远要注意身体啊。”
“????”
16
昔有郭奉孝同乘共席,
今有司马懿登堂入室。

17
这个微妙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建安十七年,文若终于可以去问他的嘉嘉以前到底是怎么给老板盖被子的了。

18
“诶文若你来了,孟德好着呢吗?”
“曹公已是魏王加九锡。”
“怪不得文若来的有点早呢。”
“我等着,他来的时候难说已经变成了没牙的糟老头子哈哈哈哈哈!!”
“......”
“来来来我陈酿多年的好酒,就等着文若你呢。”

19
荀:好难开口啊pwp嘤嘤嘤

20
“奉孝啊,你以前是怎么给孟德盖被子的啊……”
“啊?盖被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给曹公盖被子的人都被他灭口了。只有司马仲达出来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难说他把司马给当成我了……司马那小子当然不高兴。一定是二丕那个小子怂恿他去的,到现在还完全不把他的人的安危放在心上。”

21
“所以......到底是......”

22
“把被子扔过去。”

“mmp。”


---END

并不七夕的七夕贺文
赶上七夕的尾巴哈哈哈哈哈哈
【懒癌晚期无救勿救

借了知乎【如何正确的给老板盖被子】的梗
原回答是【印度飞饼式】

时间线混乱 CP混乱 人物关系混乱
【欢迎捉虫】略略略略略



【乌鸦现场
奉孝预言孙策死期

并不是糖
【出处《卑鄙的圣人曹操》第五本

谜样曹郭段子*2
老板和奉孝关系成谜hhhhh

书中的外貌特征描写 除了老板和老板的老婆(卞氏杜氏,就是奉孝的最多了。
【难道真的不是老板的老婆嘛hhhhhh
奉孝好hǎo美色hhhh

出处《卑鄙的圣人曹操》第五本
【强行吃粮
嗨呀

奉孝他...男生女相
曹老板你冷静

【咳
大半夜看书在床上笑成一坨
hhhhh

官渡前曹老板派嘉去劝降张绣和贾老三的片段
曹郭【emmmm...
糖里带刀

大概会有后续
读书记录吧hhh

我我我死了!!
这个嘉!!
他他他他有胸
啊啊啊啊!!!

【抱歉占tag~

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奉孝真好看啊
日常沉迷曹老板.jpg

曹老板和秘书的日常hhhhhh

截图癌晚期
植被我完美的藏到了曹老板身后哈哈哈哈哈哈哈

P2真相